催人奋进的“苛刻话”

发布日期: 2022- 08- 24 信息来源: 南通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     凡是苛刻话,人们都不喜欢听,听到了也会心生怨恨。然而,最近无意中听了别人一次闲聊,让我对“苛刻话”有了新的理解,尤其出自熟人、朋友以及亲人口中的“苛刻话” ,并非都是恶意,相反是一种独特的教诲与激励,听了让人受益、傕人奋进,比如战友老郭当年冲我说出的那番“苛刻话”就是如此。


  老郭和我是同乡也是朋友,三十年前我与他一起应征入伍,并分在同一支部队。因为都积极上进,入伍不到三年我俩同时被领导内定为提干对象。然而,就在老郭刚被提干时,我因为谈恋爱处置不当造成不良影响,受到部队领导的严厉批评,提干之事也因此搁浅。当年底我赌气提出退役申请,竟然获得批准。


  临离开部队前的一天晩上,几位留队战友私下里为我办了一场送别宴。在酒席上大伙儿见我情绪低落,便轮番给我说着宽慰话,大意都是“ 条条大路通罗马”“是金子总会发光”之类。然而,原本不太会喝酒的老郭那晩喝了很多酒,在宴会快结束时,他突然大着舌头、手指着我的脸说:“你这小子就是一堆糊不上墙的烂泥,谈个恋爱怎么就弄得如此糟糕。这一下算是从天上跌到了地下,今后你在前途上休想翻身,对象也只能凑合着找……”他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气得我热血上涌,一时不知如何应答,只记得我愤然离席时说了一句:“姓郭的,你不要狗眼看人低,咱们走着瞧。”现场其他战友开始也一怔,接着都指责老郭说话不该如此苛刻,而此时老郭已然伏在酒桌上睡着了。


  回乡后父母叹着气对我说:“儿啊,咱得认命,既然退伍了,就先凑合着找个姑娘成个家,然后老老实实种田过日子。”我知道父母的话不无道理,但一想到老郭那晚说的话,我哪有心思窝在家中,于是决定把成家之事放一放,先干自己最拿手的事。因为在部队有从事新闻报道的经历,于是便将自己在部队时所有用稿的剪贴本都拿到镇政府,找到负责宣传工作的领导毛遂自荐。镇领导虽然把我留下了,但也言明在镇报道组试用三个月,到时候能否转正看情况再作决定。虽然镇报道组的报酬很低,但我毫不在乎,相反使出浑身解数投入工作。不到三个月,我被国家及省市级新闻媒体录用稿件二十多篇,不久后县委报道组“慕名”将我借去。虽然在那儿工作实绩也很明显,但由于不属国家干部编制,我只能算是临时工,但是,对此我并没有气馁,尤其想到老郭的那番“苛刻话”, 在各方面就更加努力了。两年后,我终于凭着自己出色的思想表现与工作实绩被破格录用为国家干部,并被安排在了县政府机关工作。此后不久我更是收获了爱情,与县城一位当教师的姑娘结婚成家。


  此时,我似乎“功成名就”可以歇一歇了,但因心中时时受当年老郭那番“苛刻话”的刺激,我继续发愤工作。在机关里我从办事员干起,先后当上了副科长、科长,后来又被提拔为副局长。这期间尽管常有当年一起入伍的战友邀我参加聚会,但由于心存对老郭的怨恨,我一概予以回绝。直到最近接到几位转业回乡战友发来的聚会邀请才同意参加,原因是我听到一个消息:老郭不久前从部队营职干部位置上转业回乡,分在本地一个镇政府任中层干部,看来他现在“混”得还不如我,而且听说这次聚会他也参加。所以我想乘机在他前面“显摆”一下,还要以牙还牙地“回敬”他一番。


  那天,我早早赶到聚会的酒店,老郭还没到,其他几位先来的战友在那儿闲聊。此时听战友老刘谈到,他儿子成绩平平,去年夏天竟奇迹般地考上了重点大学,原因是他儿子进入高三后,班主任见他学习稀里糊涂不刻苦且屡教无效,无奈之下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他儿子说:“你就是一根朽木,你要是能考上重点大学,太阳就从西天出,我也倒过来当你的学生喊你老师……”在同学们哄堂大笑中,他儿子涨红了脸一下子冲出门外,并一个人咬牙切齿地发誓:“到时候我就让你喊我老师。”打那以后,他儿子像换了个人,刻苦学习、奋力拼搏,最终获得成功。事后同学们撺掇着要他去逼班主任喊他老师,而此时他儿子早已醒悟,“不,他是我的恩师,我要一辈子感谢他。”原来他儿子最终理解了班主任当时说那番“苛刻话”背后的深意。


  此时,我不由地联想到老郭当年冲我说出的那番“苛刻话”,不管他当时出于什么动机,但对我来说不也是一种独特的震动与鞭策吗,我今天能有这么一点成功,应该与当年老郭那番话的“强刺激”有很大关系,凭这一点我就没有理由记恨他。


  有些时候,“苛刻话”实际上是一种独特的教育与鞭策,凡思想糊涂或意志消沉的人有时候确实需要通过如此“强刺激”才能警醒。想到这些,心中对他多年来的怨恨开始消退,那天我们战友聚会也显得格外亲密与和谐。( 杨汉祥 )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