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絮语

发布日期: 2018-01-11 信息来源: 无锡市审计局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  日子节节锯短,雪花上刻年轮。新年到,心儿跟着喜悦起来,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情怀,但是心里洋溢的欢喜,还是让我无法把恋年的情结放开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童年里的“新年”,记忆中是雪白、灯笼红,人喜、鞭炮鸣。家家张灯结彩,人人喜笑颜开,小孩子的我,最喜欢跟在哥哥姐姐后面蹦蹦跳跳,能够感受到节日的气氛,也庆祝自己又长高了、又长大了。

  少年不知愁滋味,新年对于孩提时的我而言,没有家庭责任、没有工作忙碌,没有小孩照顾,生活在父母编织的童话中,偏执地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公主。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,一家人包饺子、看春晚,放鞭炮、压岁钱,认为全世界都在手中,所有的美好都在房子里,也美美怀念父母的大手和母亲的低声细语。

  在时间里行走,往事是不成器的碎屑,童话早被岁月冲刷成一道道沟壑,原来自己也是童话里的“小矮人”。皱纹慢慢爬上父母脸颊,曾经温暖的大手也颤抖了起来,曾经宽厚的肩膀也被生活压塌,然而自己仍然是父母以前精心编织现已百孔千疮避风港湾中的“小船”,双亲仍然用风烛般的残年岁月关注我、爱护我、牵挂我。

  一个人在外拼搏生活,每次想起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悲哀,都如刀割般难受,而生活的全部压力又迫使潜意识自动过滤,不去想自己是父母心中的唯一和全部牵挂,不去算陪伴父母身边满打满算只剩六十多天,不去看父母斑白的头发和佝偻的身影。其实是生活诅咒我,而我屈服了。

  新年来了,慈看自己儿女又长大一岁,懂事了,也有利用一缕偷偷溜进的风,烧旺某个新年画面,回忆自己作为人子的那份牵挂与想念。(无锡市审计局 彭磊)
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